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子的西西的博客

爱我所爱

 
 
 

日志

 
 

课堂教学因地制宜因人而异  

2012-04-27 09:25:31|  分类: 教学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3-28

今天又一次在同一个班听到一节能让我思潮起伏的课,都过去一个星期了,听完周老师的课,我当时启发特别大,自课后一直有个小结一番反思一番的欲望,但终因种种事务的困扰未能完成,这次趁思潮热浪未退之际定得记下,不然白学一场。我觉得自己能读懂周老师的每一个细节,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也不知等我说完周老师会不会拍我砖。
   
整堂课不紧不慢,有条无紊,似乎是意料之中又似乎是突奇之妙。起先,周老师由聊“翟氏之女”非常自然地引入“杨氏之子”这个课题,以切合实际的例子引入课题,看似有意却又似乎是信手拈来。
理解“杨氏之子”之意后自然而然想了解此人,于是跟着录音听节奏独特优美的古文阅读,教师的鼓励也必然引起学生模仿表现的欲望,无论读得好否,教师都给予轻松愉悦的激励语言,使课堂气氛顿感轻松愉悦。都说愉悦的课堂气氛有利于学生大脑细胞的超常活跃。
   
看起来是学生在模仿读,师也在时不时地纠音,纠音的同时顺便联系课文中的话语理解,既夯实了学生基础又为后文的学习铺下直通便捷的道路。师不是生硬地一个词接着一个词,而是挑逗性般“老师给出的这个字你肯定不知道什么意思了”,掌握了儿童好挑战好胜的天性,激发学生的参与望。字一出来,学生便异口同声地说出了意思,师故作奇怪你们怎么知道的!瞧!学生的积极性更高了,竟然能赛过老师的期望?原来师又是有意安排教给学生第一种学习文言文的方法,学生都明白自己怎么知道的--1、看注释。我相信经过这么一折腾,学生在以后的文言文学习都会想起“看注释”,这不就是“授之以渔”么?
   
“同学们这么聪明,老师再给出一个你们定不知道”,师“故伎”重演,照样不失效果,古文常见的“曰”是何意,会想起哪个字?--“日”,说说自己的发现,在笔记本上写写!是有意的安排还是无意而为之且不管,但学生已经在当堂课确确实实掌握了一个知识点。这就是效度!光说字未免太低估学生的能力,“放在句子你还能认识它理解么?”循序渐进的教学原则师真可谓是用得游刃有余!比起生硬地搬出句子效果显著极了,关注了学生的接受能力的同时更关注了学生的学习情绪。
   
ˋˊ未免太简单了些,这个字你们绝对不知道什么意思”引出“禽”,并不局限于书本的解释,联系古文,拓宽学生眼界。“瞧,还有一句,你是否能理解呢?”毕竟是难读难解的句子,师不局限于解释,而是熟读成诵之后再理解,熟读了理解也就容易了。所以深厚的教学功底促使老师把难点自然而然突破。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庐山真面目出来了,全文亮相了。我相信学生此时已经对课文的很多语句,特别市复杂语句已经不陌生了,所以对文言文也不再觉得恐惧。全文的出示并没有给学生“下马威”般的去理解,而是让学生去观察黄色粉笔的“孔君平”“孔”“夫子”,学生不会觉得是学习的任务、负担,反而想一看究竟老师究竟想干嘛,所以很轻松地在思考着这些究竟什么。多妙啊!多高明啊!说到“夫子”时,教师更是不失幽默本性,来个“孔夫子”“孙夫子”“江夫子”……让学生对这样的课堂不厌其烦。

看完黄颜色,自然而然转入红颜色,一切步骤都似乎在意料之中,又似乎在意料之外。“杨氏之子”“儿”“君”都是指谁?把个复杂的问题倏忽间简单起来。我相信经过这么一区分,学生对里面出现的人物是了然在胸了。

而后在一问一答中,学生对整个文言故事了解透彻。“果是君家果是谁说的?”“杨氏之子的父亲在家吗?”“谁对谁说的?”“孔君平来找谁?从哪可以看出来?”原来是为了个“诣”字啊!真绝了!一个重点词“诣”字自然而来扣在了学生脑海之中。“看到有客人来了,杨氏之子怎么做的?”“谁为谁设果?”“为什么要杨氏之子为孔君平设果?你怎么知道的?”每一个问题都是为突破重难点,原来这又是一个学习文言文的方法——2、联系上下文。

“故事讲完了,然而作者却省略了很多字,我们一起去补充吧。”瞧,明明是用现代文翻译古文,被老师一说,还真不难了。补充完后古文意思也就一目了然了,让自己的补充与原文进行对比,不难发现,文言文具有“简练”的特点,让学生脑海中对文言文的概念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以上仅仅是文章起码的认识,教师不失进一步研读升华。“读了文章后,杨氏之子给你留下了一个怎样的印象?”学文在先,说文自然难不倒学生了,老师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化难为易,先易后难。“礼貌、聪明,没错,你从哪知道的?”——“甚聪惠”,哪又可以看出甚聪惠呢?再次巩固文章。“未闻孔雀是夫子家禽?”小孩子家就学会反驳,看来是个“会说话”的孩子,所以甚聪惠。而这个反问句怎么改成同样古文的陈述句呢?再次体验古文的魅力——孔雀菲夫子家禽。除了“会说话”看出杨氏之子“甚聪惠”外,还从哪可以看出来,原来他把“孔君平”的“孔”与孔雀联系起来,看来他不但会说还会听——“听得明”,同样为了便于学生理解,师故意来个“李君平”“刘君平”等该怎么回答,学生明白可以说“李子、石榴”等。教师引领着学生探索着文字里没有告诉我们的奥妙。你一问他就答出来了,可以看出他还——“反应快”,从文中哪知道的?——“应声答”,一个“甚聪惠”的杨氏之子便浮现在学生眼前了。师真乃牵引高手。板书亦简单明了。

课文都升华到这了应该完了吧,但周老师并没有为讲完课文而完事,而是将自己的拿手好戏一一奉上,让虔心学习的我又学一招,而学生并无厌倦之意。师在根据板书巩固的同时引出上节课学习的“改写古文”,你能把这个故事改写一下吗?说说改写的方法——1、明白意思2、补充(人物的动作、语言、内心活动)3、想象合理。教给学生内容的同时也教给了学生方法,更教会了学生写作。

一堂课在时间的匆匆中完了,我一点也没有感觉厌倦,虽是古文,更没感觉晦涩难懂。不光很轻易地理解了意思,更让学到了原来文言文可以教得如此轻松,课可以上得如此不露痕迹。感谢周老师的这堂实实在在的课,我真的受益匪浅,有机会我还想再听。

 

 

同样的学生,换了一个陌生的面孔,更用了一容易困倦瞌睡的节次,我原以为学生会困顿至极,然而我错了。学生需要有智慧的老师去引导,从而才能迸发出智慧的火花。

刘老师的作文课伊始我虽然没有听到,但是当我跑进课堂时,学生的脸上毫无倦意,相反,兴致勃勃。可以说,刘老师的镇定自若凸显了他的自信及胸有成竹。佩服他的口语,更佩服作为男老师的语调上的处理。刘老师很随意地说着一个故事,也顺势送给学生一句句至理名言——尽信书,莫如无书。让学生在老师的故事中,写下自己的所闻所感。但很遗憾,在这个环节里面,刘老师没有给予学生更多的关于所闻所感的提示,他毕竟不熟悉这里的学生的学情,所以老师高估了学生的写作水平。所以当汇报时,学生的语言有些苍白。在问题出现时,老师才告诉学生在听的同时会产生什么疑问,怎样将这些名言名词或感想用在作文当中。然而时间不允许给学生一次次写的机会,毕竟这不是作文的重点。

周老师继续讲着自己的故事,卖着一个个关子——你想知道究竟哪个对吗?能用什么办法?——1、查字典,接着学生马上动手。过了一会儿,“知道答案了吗?”学生的争论声渐起。师故意让少数的人去服从多数,学生自然不服,那怎么办?将查字典的经过用一段写下来。

周老师还是高估了学生的水平,所以在学生展示自己的作品时才发现,学生没有加上自己心里想的或神情上的描写。

看来字典也会出错,那怎么办?多么自然的滑渡!字典是无声的老师,要不,问问有声的老师吧?课堂气氛再次掀起高潮,别说学生兴趣盎然,就是听课老师也没有因为没睡午觉而疲乏,精神抖擞着呢!毕竟还有个“究竟谁对谁错”萦绕着每一个人心头。原来一堂好课真需要大家都期望的玄机。

通过刚才对老师的讨教,自己写几句话——2、问老师。

然而查了字典后,问了老师后,还是没有得到结论。那怎么办?老师给你个百分之百万分之万准确的办法,针对这个字,有人反映到了北京,教科书的编委经过研究最后统一了答案,究竟是哪个呢?暂时先保密,下课后去——3、查课本。下课后可以去调查又可以写成一段话,调查后你定可得出一个准确的答案。

接着老师故意给了学生一个夸耀的同时,也教给了学生一句谚语——打破沙锅问到底。老师接着捉弄学生——可以下课了么?学生莫名奇妙,并没有因为延时的原因感觉疲倦,相反兴致再次延伸。此时老师把一块生硬的作文要求出现在学生眼前,原来每节作文课都有个作文要求,这样这段生硬的话语便显得重要多了,学生也并不会反感。而后再告诉学生本节课的板书里有着这件事的起因、经过、结果,而其实不然,文章要有主次之分,说了这些时,还要再加上自己的联想、体会。

终于说完了,现在可以下课了么?学生还是一脸茫然,“你不觉得文章少了些什么吗?”哦,原来是题目。

这时由于学生对刘老师的课堂的兴致未减,所以说起题目七嘴八舌。何为“题眼”?如果题目都神乎其神的话,何愁作文写不好呢?于是“一节有趣的课”“真假魅力”……应运而生。

总之,听了刘老师的课后,受益还是颇多的,毕竟针对这里的学生我们应该应用怎样的启发方法。只是在刘老师与学生不熟悉的情况产生的不是很默契便不是什么不足了。很感谢刘老师实用而又实在的一堂作文教学。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